首頁 男生 都市娛樂 都市至尊少帝

第二十九章 賞由我做主,罰亦由我做主!

都市至尊少帝 紫墨星辰 3554 2019-06-18 07:44

  仙庭需要靠強行拉人來擴充實力?

別說學生會不允許這么做,就算學生會不管,蘇紀年要是知道了,也絕對不允許!

黃彪和王建碩對視了一眼,都有些尷尬。他們的初衷是盡可能的拉一些人,等成員多了以后,大家分別去做任務,這樣會加快獲得積分,提升小隊排名。

他們并沒有強制誰必須加入古仙庭,只不過在招人的過程中可能有些霸道,讓原本有些并不想加入的學生,迫于他們的壓力勉強答應了下來。

黃彪他們誰也想不到,會有人去學生會那里舉報。

“蘇哥,這件事可能有些誤會,我們的本意并不是強求大家加入古仙庭,只是有些迫切,可能在態度和行動上欠缺考慮。”

黃彪之前在學校霸道慣了,所以他并沒有覺得怎么樣。但是王建碩不同,原本他也沒覺得什么,可現在被歐陽啟天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說出來,他仔細一想,確實有些過分。

“你的解釋,我能否理解為你們確實存在強迫他人加入古仙庭的行徑?”

蘇紀年看著王建碩,深邃的眸光變得凌厲的幾分。黃彪見狀,想要替王建碩解釋一下。

“蘇哥,其實我們……”

然而,他的話剛開口,就被蘇紀年給打斷了。

“只需回答我,是還是不是。”

“是!”王建碩低著頭,不敢與蘇紀年直視。或許他們的初衷不是這樣,但結果卻是讓大家感受到了脅迫,否則也不會有人去學生會舉報他們。

“道歉,當著大家的面道歉。”蘇紀年命令道。

“蘇哥,這件事是我主意,道歉應該由我來。”黃彪站了出來,他環顧了一下周圍的學生,道:“不知道在場有沒有被我邀請加入古仙庭的同學,如果有的話,我向你們道歉了,對不起!”

說完,黃彪深鞠一躬,以示歉意。

“不,我身為古仙庭的隊長,沒有起到很好的帶頭作用,這件事應該由我負責,是我對不起大家,如果有同學,因為我們之前的行徑而受到困擾,在這里我誠懇的道歉。也請大家互相轉告一聲,沒到場的同學,如果需要,我隨時可以去當面道歉。”

王建碩也沖著圍觀的學生們鞠了一躬。

剩下胡智杰等人,見黃彪和王建碩都鞠躬道歉了,他們也同樣跟大家道了歉。

這些圍觀的學生們當中,還真有之前被黃彪要求加入古仙庭的。只不過他們都有些懼怕黃彪,所以即便學生會的人在這,他們也不敢亂說話。現在見黃彪主動道歉,很多人都覺得有些意外。

他們都很了解黃彪這個人,想讓他承認錯誤,那簡直跟做夢差不多。

這一點從剛才黃彪對學生會的態度就能看的出來。剛才這些學會生的說了那么久,黃彪不僅沒有任何歉意,還差一點和他們發起了沖突。

誰能想到,蘇紀年出現后,只說了幾句話,黃彪就給大家賠禮道歉了。

能夠如此讓黃彪聽話的人,實在是讓人覺得有些不可思議。

就在大家好奇黃彪為什么會如此聽蘇紀年的話時,蘇紀年開了口。

“做錯事就要承認,挨打就要立正。只要是我們古仙庭做的,我們絕對不會不承認。但是你們給我聽好了,身為古仙庭的人,賞由我做主,罰亦由我做主。非我仙庭之人,犯我仙庭者,必誅!”

蘇紀年的話雖然是對黃彪和王建碩等人說的,但卻是給在場所有人聽的。

這話的意思很明確,古仙庭的人,做事敢作敢當。做的好,會給予獎勵,做錯了就會受到懲罰。但無論的嘉獎還是處罰,都由他蘇紀年說的算,外人沒有資格插手,更不允許有人冒犯。

這話說的足夠囂張,在場的這些學生會成員聽到后,明顯有些不悅。如果大家都這個樣子,那還要他們學生會有什么用。

然而,學生會的人,還沒有來得及開口,蘇紀年便繼續道:“接下來,我們會刪除所有新成員的登記信息,大家如果還想加入古仙庭,可以找我們重新登記。我保證,從現在開始,古仙庭不會再強迫任何一個人加入。”

隨著話語,蘇紀年的氣息節節攀升。

“還有,將來想要成為職業英雄的,不要加入古仙庭。因為我們的目的不是做職業英雄,而是要建立一座真正的仙庭。”

同樣的話,不同氣質的人說出來,感覺是完全不一樣的。

此時的蘇紀年,隨著氣息的攀升,就好像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似的。而他的話也好像帶著一股魔力,深入了每個人心神,特別是在說到建立仙庭,讓人產生了一種難以忽略的感覺。

“仙庭?怎么聽上去有些耳熟?”

人群中,有人聽到蘇紀年的話后,似乎想到了什么。

“想起來了!我好像在一本神話故事書當中看過關于仙庭的描寫,好像講的是上古時期的一處仙宗。”

“仙宗?真的存在嗎?”

“不知道,或許是真的吧。不是有傳說,只要修為達到了大成武者,再不斷努力的勤加修煉就可能有機會羽化成仙嗎?”

“那只是個傳說,縱觀古今,大成武者雖然不多,但至少也有幾十上百了吧,你見過哪位羽化成仙了?”

“你們這群人真逗,一個神話故事而已,也能信?!”

眾人議論紛紛,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蘇紀年說的仙庭是什么。到是有幾位看過神話傳說,里面曾提過仙庭的存在,但都被當成了神話故事,沒人相信。

所以,很多人在討論過后,就沒有把蘇紀年的話放在心上。

在場,只有兩個人,變了臉色。

一個是歐陽夏雪,一個歐陽啟天。

歐陽夏雪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蘇紀年,而后似乎陷入了沉思。

而歐陽啟天的臉色則突然變得十分難看,他盯著蘇紀年,眸光變得越來越凌厲……

目錄
設置
手機
書架
書頁
六肖中特免费王王中